随意寂寞

随意寂寞

我同时读着一个三十岁男人和一个三十岁女人的日志,敲着键盘忽然觉得自己也算键盘手。

深居简出——最近的生活状态。

因为课很快就全部结束,所以没课的时间基本都躲在宿舍里写论文,做案例分析,顺便了解各种校招。

每天傍晚的时候会拿出那把电吉他来练练琴,这样可以从电脑前逃离几个小时。

并不急着练出什么成果,按到手很疼就收起结束,毕竟是循序渐进的事。

上周violet发短信给我,要我找乐子,不然她要疯。考研的孩子呢是真的折翼了。

可是老湿我这儿也没什么乐子,更是从开学起就没敢找你们。

直到今天呢,又从内心深处无法停止的手痒了,希望老湿可以很快找到恰当的时机恰当的环境产出新作品。

是不是所有人都经常有面临崩溃的危险时刻,一旦处于这种时刻,只有两个法子,忍到捱过这段发病期,或是自己寻找出口解决。

我一会儿是憋到内伤,一会儿是找大玲或汤湿吐槽撒娇,但没想到最好的方法还在问题自身上。

现在只要我管好自己,就行。嗯,大概能管好吧。

 

之前觉得声音很变态的钟小姐,刚刚却突然喜欢上这嗓音了╮( ̄▽ ̄”)╭

自语

自语

>>眼睛拥有选择画面的能力。剔除监禁的栅栏,透过层层玻璃到达那个相反的点。

>>面对电脑的时候,则要训练敏感度。再细微的变化也要区分,用眼睛来塑造直觉。

>>常常感到无形的压力。根据现阶段的某种状态,就可以自然地预见未来。不想要的未来。

    一直可以隐约看到一些画面,预感么。

>>什么时候开始,竟然逐渐被这些思想所渗透,被以稳定为目标的现实控制。 拒绝思考就是拒绝争取。

     我不敢做看不到结果的事,不敢丝毫松懈自己的防线,以免一不小心又来一段纠结难免的人生。

     以这种态度面对的时候,我发现我和别人真是一样了。这个别人也许就是哪一个人吧。

>>其实最近很high呢。我已经调到最低耗状态了,有点不平常都可以算作好事情。嗯,我要多做点好事情。

贴首最近看到的小诗,本来我想读的:

Read more

谁不曾等待

谁不曾等待

当日光升起

练车练了十几天了,每天早起或是顶着中午的大太阳去驾校,晒黑自不必说。

有时老爹会喊我起床,让我想到了上学的时候,十数年如一日的定时醒脑:

闹钟响,爬起,倒下,爬起,穿衣,倒下,爬起,闭眼刷牙、洗脸,闭眼让娘亲梳头,吃饭,出门。

现在我和那时一样,“全日制普通高等驾校生”,没有空闲想别的什么。

之前对自己非常困惑,没有”我“的概念,在地图里什么都找寻不到,什么都不能相信。唯一的激情也常常为胆识之弱所破。

心中没有爱可不行啊。为何我要停止在浅层就满足,我该认真地对待每一个兴趣,并以达到绝对专业的高度为目标。

  Read more

求洗脑求种植程序

求洗脑求种植程序

省略万字吐槽。

求洗脑。

 

 

一件一件是吧。

作业1。作业2。

5月14日的初级会计资格考试。根本无意翻书。

考研?->无尽的悲伤  三跨有压力

工作?->一眼即排除的学历 无专业特长 无实习经验

还是考研。我发现我是讨厌学习了。

太吵太乱,有本事你休学回家。

每一件都不想放弃,到现在还不是一件都没做好么。

为什么没有像别人一样的积极性?做不到坚持?

我是一个无知无欲的烂人,任性傻逼地活着。

从来没努力过一次。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