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休生活

离休生活

每天到这个点都还在活动。

其实已经困了,由于习惯却不得不花一番功夫才能入睡。

比如,关机关灯盖上被子又突然爬起来走到凉飕飕的客厅,在客厅找到一支笔,又回去打开柜子取出一本2010年的日历本,写上个三页不停。

放假刚好10天,共计出门四次。

从回来起就一直没做什么正事,没像以前那样给自己定满满的目标(虽然不见得能完成),觉得很没劲。

梦想如何诞生,总不能像漫画一样由作者设定好吧。

我所读过的和接受的,已经决定了我在面对无论怎样赤裸裸的现实时,都会有种顺之任之冷眼旁观的态度。

所以一生要去探索的事业这种事,不能再急。

没有失去过就不知道有多重要,没有离开过就不确定有多喜欢,以上充分证明我是傻子。

在头脑中让自己暂时脱离,是个可以防止因为傻而后悔的好办法。

Read more

100个最受欢迎twitter应用

100个最受欢迎twitter应用

MOMB上列出了一个delicious.cm收藏次数最多的100个twitter第三方应用 马克用

http://momb.socio-kybernetics.net/labs/twitter-50

文字说明(转)

twitterrific (1978 overall):一款Mac OS X 上的Twitter 客户端
twtpoll (1921 overall):基于Twitter的投票服务
hootsuite (1846 overall):是一个Twitter多帐号在线管理服务网站。详细介绍
grouptweet (1843 overall):基于Twitter 的群组消息,适合企业或团队使用
tweetgrid (1771 overall):基于关键词的以表格形式展现的实时的twitter新闻
tweetbeep (1729 overall):通过邮件来跟踪Twitter消息
twitter-karma (1722 overall):Twitter好友整理工具。–>更多类似服务
tweetburner (1667 overall):基于Twitter 的缩短网址和针对此网址提供点击统计服务
twubble (1619 overall):帮助你寻找更多Twitter用户并且Follow的服务
twitterlocal (1609 overall):通过地点过滤Tweets信息
qwitter (1596 overall):查看谁Unfollow了你。详细介绍
twittearth (1531 overall):在三维地球上玩Twitter
freetwitterdesigner (1454 overall):Twitter背景设计服务
visibletweets (1446 overall):以超酷的方式展示特定关键词的Tweets
whatthetrend (1432 overall):Twitter热点趋势
quotably (1310 overall):让某个用户的每一个Tweet以对话形式来展现
peoplebrowsr (1300 overall):社会化网络聚合,可以聚合Twitter、Friendfeed、 YouTube 、 Flickr 、Digg 、 Gmail等
tweetvolume (1299 overall):针对Twitter平台的热门关键词词频查询比较工具
twitthis (1294 overall):发送发送你博客或者网站信息到Twitter 的
cursebird (1285 overall):大家在Twitter上诅咒啥。。
exectweets (1264 overall):收集企业高管在 Twitter 上留言的服务
twitalyzer (1263 overall):评估你在Twitter上的影响力
nearby-tweets (1253 overall):根据地理位置寻找Tweets
twitterfriends (1242 overall):Twitter统计工具
twist (1218 overall):以图展示Twitter上的热点趋势
twinfluence (1218 overall):计算你在Twitter上的影响力 Read more

讨厌

讨厌

我很烦恼那些网络里认识然后开始要QQ号接着就想现实接触的行为,‘更进一步’在我这里是禁忌语。不喜欢出门和见陌生人只是一部分原因,更多的是因为懒于和这么多无关的人周旋。所以各种网络里的好友都保持个位数,基本上不主动搭话,对“好友”关系的发展任其自然,不必逼迫自己天天关注。

如果是不被接受的人,我会潜意识地从各方面来讨厌他。连感觉到空气里传来这个人的温度都受不了,为了避免接触,必须隔开一段距离。然而什么都比不上被其照顾来得讨厌。

令我生气的是这种讨厌都没办法持续很久,无论当时觉得这个人有多罪大恶极,几天后都能生出点怀疑同情的成分,有些就直接释然了。

现实世界里我是要宽容得多,我把那些不愉快的相处当成很奇怪的一面之缘,这样我就没必要发作。基本没人能让我在公共环境下发作。

类似这样,没有强烈的情感立场,日子久了,对极其霸道的训导好像也无所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