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聊的上午

一个无聊的上午

我几乎以为我会直到生完孩子都不更新了。

今天外面阳光很好,而我百无聊赖。

早些时候感到无聊还能直接买一张高铁票说走就走地飘去苏州逛吃,前几个星期还无聊到跑去六朝博物馆消磨了一下午,虽然博物馆密闭的环境让我感到胸闷气短。

哦对了,还有心思跑去绿博园散步看一大波熊孩子玩沙,去武定门找城墙里的金陵书院发现就像一个小咖啡馆。就连各大商场、超市,都被我当成天气不好时的散步公园,转了个遍。

这些都是在还上班的时候利用周末做的,但从3月初开始,我请了假,回家休息,因为肚子已经大到做什么都不舒服了。

现在坐在电脑前,这个小东西也会时不时地戳戳你抗议他受压迫了。

日子渐渐临近,胡思乱想开始蓬勃爆发,有时候看着肚子就会觉得:wow,好神奇,我竟然要create a new life了。一个真真切切的真实生命,一个另外的完整的人类,从你这里诞生。 Read more

纠结乱象

纠结乱象

      日志变得像大姨妈一样每个月一次了。
   
      晚上突然觉得这样的状态让人很头疼,一瞬间脑子乱得要命,于是赶紧去洗澡,还好真的可以缓解。

      紧张的生活让我连手机也常常忘记,有些消息有可能过好几天才回或者就干脆忘了回。   

      不仅是如何改变的问题,连工作也到了不得不停下脚步思考的瓶颈期,那些被我强迫忽视的小情绪果然坚韧不拔地在等待一拥而上。
   
      我想我只能在一定的原则范围内去实现这个职业的意义,嗅觉的灵敏不在重复和窃取,同样的东西也可以做得有新意。就算仅仅是思考一下也好,请你拿出一点自己的东西。没有好想法的时候,我宁愿一直去做实质性的交涉。这种攀比,实在没有意思。

      不过,事实证明了好想法也可能会被动地变成一种形式。某天下午我们的现场交流登记便是如此。
   
      又想起了和某部门一起的聚餐,形式做得非常到位,其实却深流暗涌。
   
      最近去过的地方两个印象很深,一个是某学校的一场感恩教育大会,一个是家里唯一的孩子患上白血病的家庭。同事说这个职业做久了会对身外之物看得越来越淡,其实到最后我们还是得为这些拼死奋斗。因为看得多了,你就知道生活还得那么过。金钱、权利、虚情假意、情爱纠葛……这就是我们糟糕的生活。
 
        上个月月底也回了学校一次,恰逢校庆,不过没有机会去参加盛会。去了从没有去过的金山桥,吃了老翟板面,还是低估了辣的程度。在学校对面回味了小馄饨,在户部山尽头发现了两来风。在爱和,同样的位置,截然不同的气氛,情难语尽。

        回头说到我现在非常烦的问题,烦躁的时候的确很想花钱,花到自己身上一分钱不剩。可惜现实是我根本找不到能买东西的地方,连我都觉得没法看的东西是有多怂。淘宝呢,看了只会越看越烦。让女人心情变好的办法,买好看衣服漂亮鞋子,你,敢不敢变成会挑选眼光好的纯妹子!

离休生活

离休生活

每天到这个点都还在活动。

其实已经困了,由于习惯却不得不花一番功夫才能入睡。

比如,关机关灯盖上被子又突然爬起来走到凉飕飕的客厅,在客厅找到一支笔,又回去打开柜子取出一本2010年的日历本,写上个三页不停。

放假刚好10天,共计出门四次。

从回来起就一直没做什么正事,没像以前那样给自己定满满的目标(虽然不见得能完成),觉得很没劲。

梦想如何诞生,总不能像漫画一样由作者设定好吧。

我所读过的和接受的,已经决定了我在面对无论怎样赤裸裸的现实时,都会有种顺之任之冷眼旁观的态度。

所以一生要去探索的事业这种事,不能再急。

没有失去过就不知道有多重要,没有离开过就不确定有多喜欢,以上充分证明我是傻子。

在头脑中让自己暂时脱离,是个可以防止因为傻而后悔的好办法。

Read more

人间里的又一天

人间里的又一天

标题盗自@faydao今早的一推: 一群满头花白的老太太、老爷爷们在超市里围着鸡肉、排骨摊位;街上是匆匆忙忙的年青人、呼啸的车辆;2010年的12月31日,人间里的又一天。

写BLOG的时候放highway to hell这张,戴上耳机可能不知觉中抖了,引来床另一头舍友的抗议。

我还不是为了抵抗各种思密达么,三面夹击,惹得我差点撞墙,没疯了就好。

所以我就叫了,我像sheldon一样COS了回狂奔的闪电侠。

动口舌也是白费的情况下,直接叫解决问题的速率比较高。而且对方不知道你叫什么,首先就被你吓到了。

看看,我这根本没有变得宽容和开明,反而更加爱腹诽。(我该把bio里的热爱自由改成热爱腹诽的)

和去年总结里写的期望,相差十万八千里。

今年我二十岁,大三,学习基本靠混,日子基本靠睡,娱乐基本靠追,社交基本靠推,知识基本靠偷,技术基本靠搜,观点基本靠转,经历基本靠吹,爱情基本靠想,未来基本靠,靠尼马勒隔壁。 Read more

流水日志101213

流水日志101213

早上很早就醒,从插上电源手机没在充电来判断还没到6点。

第二次醒给手机充电的时候,我是可以起来的,但是没到时间。

下面的事就和以往没什么区别了,舍友起来上课,我赖床。

昨晚在正常时间睡了……算了,我不想再扯这些起床睡觉的事了。

今天是开学以来第一次下雨,阴冷,风寒,半小时之前听说还下雪了,我看不见。

查日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连买票的事都忘了,看来要定闹铃。

脑子里各种乱,想说什么都表达不出,因为现在@egali12的声音正通过耳机从若干堵墙后传来,我TM为什么一定接受你的语音啊!给我死了再同张床睡的心!马了个鹿,老娘一葱甩死你!(哼 变身傲娇初音娘)

啊啊啊啊烦,修身养性淡定有逻辑放轻松什么的现在做不到做不到~!

你们你们都不更BLOG,好无聊,我想看男默女泪。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