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我们所有的海的信仰都死去

直到我们所有的海的信仰都死去

第三年,最后一次专业课正式考试结束,找不到留下的理由于是在炎热空气的蒸笼里回了家。

考试集中在30号-3号,每天一门,排得很紧。考前却有约6天的空闲时间,不可能都坐下来看书。

网在21号左右就到期了,我也不记得具体时间,只知道很久没·网上,手机流量也被用爆。

如此支撑着的我用尽各种方法捱过6月,捱过所有课程,终于在此刻夺回正常的生活:有网络,有空想问题。

不要误会我有网瘾,我早已从这种不上网浑身难受的病中康复多年。

不能知道自己上不了网,这就是问题所在。

有问题就要以最快速度解决,是性格太急吗?我宁愿以责任感太强来解释。就像没有几个人访问的网站也要做好各种优化和设置不允许BUG的存在。大多数GEEK的通病吧。(我一直伪GEEK呢)

几天时间里看了很多存货,有两年多前下的电影,也有不久前的新番。列示如下:(我这语气像写多了询证函)

荒川アンダー ザ ブリッジA Beautiful MindLe grand bleuGone with the Wind陰陽師Interview with the Vampire: The Vampire Chronicles

Read more

本机向来喉舌僵硬

本机向来喉舌僵硬

刚才那篇只是憋得慌随便凑的。一般我会等一个想法成熟了再写BLOG,但最近似乎无法做到。

然后我就想,我为什么要整篇整篇的发呢,为什么都要等一个中心思想呢。

好像是哪天开始觉得流水日志那种写法都是废话,就告诉自己没有一个主题不要成文。

又是太执着了~

再加上twitter的分流~特定对象的吐槽~变得越来越不会发现自己了~

“有什么话都对twitter说”是因为怕烦到别人,就连我自己看到GR订阅里每天我的tweets数字都觉心烦,何况别人~

twitter这种话痨泛滥+各种奇葩绽放的地方,都有人提醒我“每天就看你一个人自言自语”,真不敢想象换成短信或其他会怎样恐怖~会被我的交待逼疯的吧~

所以还是BLOG吧~

昨天晚上的电影赏析课看了《人鬼情未了》,扯蛋+狗血,但是我们知道一般“好看”的电影也是因为它扯蛋+狗血。

之前《英国病人》我就说不好看,但我没说它不值得看。相反这是一部经典,它的细致需要慢慢感受。

比如艾马殊拒绝凯瑟琳的照片又再索要放在笔记本里的那来回对话(我看到那本子的时候就瞬间想到了此段),比如锁骨之间柔软的凹陷处——脊上凹口。 Read more

我不卖商业 我卖理想

我不卖商业 我卖理想

晚上又去了沙左 ,这是第三次,带了御姐和她的几个同学,目的是完成她们的策划作业。

老板今天本没打算放电影,所以最后我们看了《苏州河》。我知道老板很喜欢这部电影,每次来他都要提。

我也很喜欢,从开头开始喜欢。还意外地发现本杰明一幅插画的来源,它突然蹦出来与电影画面形成了奇妙的重叠,就好像说,我终于看见你了。

然后我们开始谈策划,大部分是老板和御姐在谈,她还要记笔记。

经营初期的艰难总会有,我们可以想象。你看现在,老板就可以很开心的说,今年4月份开始我赢利了,我能做喜欢的事情,还赚钱了。这之前他亏了一年。

沙左坚持的一些东西,譬如拒绝商业化、保持纯粹、文艺的交流和精神,很不容易,伪文青禁不住翩翩联想。

御姐也要考研的,传媒方面。传媒,听起来很有趣吧。

这两天得出的唯一正确结论大概就是,你说无法去做一件事的所有理由都是借口。

你想做这件事就拼命去做啊,有困难就解决它啊,不要讲条件讲可能算前景,敢承认你是利欲熏心么。

至于到底想做什么,我还是没有想好,但我不能再处处表现困惑,最近不该说的已经说太多了。

就算看起来的亢奋,倦怠,永远在认真折腾只是特意的表现,也比贴着苦逼悲催的标签要好。 Read more

手机上的记事本

手机上的记事本

从一楼看见顶楼灯光
我不该喊你的名字
在这个梦里设置了不能面对的结局
我还在想夏天就要结束了 秋天很快来冬天也快到了 现在却
比如我不知道除了拿起手机还能做什么,我实在笑不出来,这些细碎的时间会杀死我…
你永远无法准确预测铃声之后的那条短信是谁发来的
假如我每次无聊的时候都来这里随便乱打,这个文档会变多长呢
好吧,有点像又在跟自己对话了
真的好无聊~手机没流量又快没电~世界是暗湿的~隐约听到有人在唱歌~头越来越低~不是已经上课了么~老师终于来~

上面这些是不是足以证明我不在状态。

下午和御姐一起看了inception,早起上课然后坐车到泉山拿准考证再折回,路过先锋书店卷了两本书,4点回到宿舍的时候我已经又累又困了。

但是潜意识故意让自己坐在电脑前面,想等等看是不是到11点回头还能对自己说”不是又好好地玩了那么长时间了么“。

和自己进行一场没意义又无聊的体力对抗游戏居然是我的爱好。

我今天不打算学习,电影也看过了,所以没原因的就开始把BUS上的日志搬过来,蛋疼文太多无耻隐藏了一些,修改标签分类什么的假装自己很忙没时间说话。

基本上从昨天开始我就在想是不是该打个电话回家,刚好D从QQ上发来消息说:”暴雨给家里打个电话吧”。

我答应说“好”,可其实我不知道怎么打也不抱希望自己会打。

基本上,我今晚会想想怎么解决上次按电话带来的后果。

上个星期编导的学妹去听我的课,我到最后一排和她坐在一起,然后她指着书问我,会计利润和经济利润有什么区别,我想了1/3秒说,我不知道。

证券投资课模拟炒股买的股票下课后就再也没看过,运筹学的美女老师喜欢让人上黑板做题,专业英语和神曲有同效,货币银行学就是金融学,擦,刚才看了下课表才想起来还有市场营销这货。

鸡畜,冤黎,尸岗,该沦。

它不就是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中国近代史纲要,还有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这类鸟东西。这学期是最后一个了。

开学之后看片记录:

哎呀我不是个文学少女来着,总是看电影怎么行。书也看着呢,就是闲下来觉得眼睛不行,所以看得少了。(借口借口)

有时候我做一件事拖的准备期是不是太长了?我其实还有挺多话要说的,但他们都还在M78没运过来或者刚启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