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界之前

分界之前

6月,人人网上新一波晒毕业照的浪潮已经过去,我离毕业也逐渐接近一个年头。

去年这个时候,刚刚兴奋地踏上毕业旅行的路程。

对比当时唯一的变化,就是现在的脸上长了巨多痘。

痘痘,该死的持久战,真正青春年少的时候也没有这样恐怖过。

完美和自闭的心态一齐找到理由发作,但仍然不免时常暴露于众。

昨天晚上刚和阿vane的朋友们见过面,一群太high的妹子们,我好像比人人都少活了好几年。

看着大家回忆刚刚毕业时候的各种经历和痛苦而荒诞的日子,我就觉得我实在是被保护得太好。

虽然这段时间,也是纠结着走过来,表面上看起来过得很好的样子,自己给自己的评价只有无力和失败。

青春很快就会过去,在老去之前我准备给自己储备些什么?

席间只有我和另一个妹子是与其他人初次见面,所以在一群嘈嘈杂杂的人群中,我们总是倾听者,偶尔插上一两句搞笑。

就这样在观察妹子们的时候,我发现了,这种外向自来熟的妹子(自称女汉子:) )真的是让人感觉很亲切爽朗,但我永远也逼不了自己成为那个样子。

形容一下我的话,应该是总带着那么点腼腆,老舅说我是放不开。

如果要阐述下我对女神的定义,除了长相10分以外,那就是永远保持一份优雅。

这是一种宽泛的自由的定义,你可以行为粗鲁,但是言辞却让人觉得调皮可爱。

你可以在做很出格的事情,但是仍然让人觉得优雅迷人。

这样的女生应该是“静中有动”,而不是“动中有静”,持久的闹腾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耐受。

回到现实,受兴趣驱动是一种多么有力的生活方式。

不多说,有才能的人可以掌控别人的世界,而平庸的人只能搭建自己完美的蜗居。

 

这一次我吻别,时光不再

这一次我吻别,时光不再

那天本是学校的毕业典礼,我乘校车跑到泉山,想漂亮地度过在学校的最后一天。

坐在体育馆里通过电话找着了阿vane,御姐,还有萌萌大师。

开始的开始我们并不知道要做什么,但是有趣恰恰刚开始。

大大从云龙赶过来陪御姐,吃完饭刘大师和萌萌的相机包差点扔在饭店。

围在小小的酸奶店里一起玩杀人游戏,夏大湿总是被指作杀手。

破天荒打了一次牌,规则现在早都忘掉。

和有趣的人在一起,没有什么不可尝试。 Read more

没有什么可论道 但你渐渐变

没有什么可论道 但你渐渐变

开了豆瓣电台,本想调到民谣或者轻音乐,结果打开就是AC/DC关不上了。

也罢,虽然是在静养听点这个也没关系吧。

11号和violet去看了《失恋33天》,被文章逗得乐死了。

12号下午在床上看电影,下床上厕所时还顺带鄙视了底下看无良电视剧的徒弟,结果第二次下来时就是满头汗地对她说:“陪我去医院吧。”

在学校对面的社区医院挂水却一点用没有,疼得直哼哼,然后去了旁边的大医院,做了B超,CT,查出了原因。上次肚子疼也是因为它。

和老爹、医生还有亲戚商量后,决定先回亲戚家住,第二天回家去做手术。

在亲戚家里刚喝完粥盖上被子准备睡觉,我预感到不行了,立即打电话给老爹,老爹和娘亲也准备开车过来,我则打车准备去医院。

出门坐了车,感觉还行,于是直接开回了家……爸妈在高速出口接了我又直接去医院,重新做了一次B超。

这一次检查是要了我的命,肚子被按得更疼,难以忍受,几个叔叔阿姨立刻决策我就这么被推上了手术台。 Read more

生日,病,及其他

生日,病,及其他

 

这两天略折翼,昨天和前天上午都去挂水,下午窝在宿舍,晚上在床上扭曲抽搐。

幸运的是没有在生日的时候爆发,不幸的是恰巧遇上最后几节课,不得不去考试或交论文。

趁中午暖和的时候去洗了个澡,回来好多了,瞥到阳光中后山的轮廓感觉像世纪重生。

终于要好了呵,长吁口气。想说些经验教训的话,打开博客却又不好意思敲了。

各位切勿如我一样,记得经常运动,不运动的话,至少不要太宅,多出去活动一下。

不要熬夜,好好吃饭。我的话,以后最好11点上床,上床了别玩手机,早饭要吃,不暴饮暴食,不吃太刺激的东西。

等稳定下来,我一定会去学个什么舞蹈之类的,既能锻炼又能满足自己的爱好。我比较偏好古典舞,也就是中国舞,好像没跟谁说过~羞。

这样一晃生日已过了三天了,很开心的生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