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界之前

分界之前

6月,人人网上新一波晒毕业照的浪潮已经过去,我离毕业也逐渐接近一个年头。

去年这个时候,刚刚兴奋地踏上毕业旅行的路程。

对比当时唯一的变化,就是现在的脸上长了巨多痘。

痘痘,该死的持久战,真正青春年少的时候也没有这样恐怖过。

完美和自闭的心态一齐找到理由发作,但仍然不免时常暴露于众。

昨天晚上刚和阿vane的朋友们见过面,一群太high的妹子们,我好像比人人都少活了好几年。

看着大家回忆刚刚毕业时候的各种经历和痛苦而荒诞的日子,我就觉得我实在是被保护得太好。

虽然这段时间,也是纠结着走过来,表面上看起来过得很好的样子,自己给自己的评价只有无力和失败。

青春很快就会过去,在老去之前我准备给自己储备些什么?

席间只有我和另一个妹子是与其他人初次见面,所以在一群嘈嘈杂杂的人群中,我们总是倾听者,偶尔插上一两句搞笑。

就这样在观察妹子们的时候,我发现了,这种外向自来熟的妹子(自称女汉子:) )真的是让人感觉很亲切爽朗,但我永远也逼不了自己成为那个样子。

形容一下我的话,应该是总带着那么点腼腆,老舅说我是放不开。

如果要阐述下我对女神的定义,除了长相10分以外,那就是永远保持一份优雅。

这是一种宽泛的自由的定义,你可以行为粗鲁,但是言辞却让人觉得调皮可爱。

你可以在做很出格的事情,但是仍然让人觉得优雅迷人。

这样的女生应该是“静中有动”,而不是“动中有静”,持久的闹腾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耐受。

回到现实,受兴趣驱动是一种多么有力的生活方式。

不多说,有才能的人可以掌控别人的世界,而平庸的人只能搭建自己完美的蜗居。

 

出发

出发

 

渐渐地我已经落到翻看2011-05-xx的文件夹才能知道自己最近干了什么的地步。

放大一点,一直就都是翻blog的存档才知道某年某时做了什么。

5.14之前除了上课写作业我还真不记得任何有趣的事情。

考试估计过不了,不难,但没复习好。

晚上去看缤纷动漫节,去得太晚,最后被人墙击退。

于是violet和小学妹必须想其他办法让这个非要找刺激的女人淡定下来。

我苦逼啊,我是多么控制自己才没有退出考试在大热天去XX中学上午坐了两个半小时下午坐了三个小时啊。

 

魔神坛斗士 就照了一张╮(╯▽╰)╭

蓝莓味啤酒 怎么醉嘛 跟饮料一样= =

后来我们去了博库书城ZB,没有看到什么特别想买的,书店太大也不好~(实际上是你存货太多吃不掉了吧…)

喵!电光火石之间突然想起来我做了什么缺德事了!

路上有卖玫瑰的2块一朵,让violet买朵送我,然后大娘说,两朵三块钱!

接着就出现了两个姑娘各执一朵玫瑰逛街的情景……

和violet约定要将玫瑰送给进校门第一个遇到的男生,结果她打了两次退堂鼓……

最后,在麻辣烫大叔和大骨煲哥哥之间,她谁都没选……她勇敢地来到了小H同学的窗前!

“XXX,你给我出来!”

疯女人你惹不起啊~喂喂明明喊的是你吧=  =

有视频为证吖~哟吼吼吼~所有视频都会有重见天日的时候的~你说是吗~

标题又完全没有反映内容啊!不管!半吊子的心理活动交代出来干吗!

尽管知道想要了解生存的目的及意义客观上来看是十分可笑的,她还是想知道自己是什么。

尽管知道想要了解生存的目的及意义客观上来看是十分可笑的,她还是想知道自己是什么。

现在到了这样一种状态,看书,电影,扫描各种信息,都非常无聊了。

为了找到激情和意义,我把五官都用遍了。坐着听歌,耳机声音盖不过吵闹的连续剧。

上课,睡觉,活动,没什么特别的。

去晚会,终于沾了点“人气”。二号女嘉宾雷死人的狂野美艳,模特部的萧条不堪,我们社的三国杀COS。

没有图像的记忆似含无人可以见证的哀愁。

理所当然地想到了以前用来排解终极苦闷的方法:写字,读诗,画画,还有最近尝试的录音,非常装逼但是也腻了。

如果有酒的话我要喝酒。嘿,让那些小人儿去推倒墙。

四处乱点试听,听到最后我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就说周日要做点什么好呢?难道就上午睡觉,下午洗澡洗衣服?千万不要这么过去啊。结果还没想好我就睡着了。

其实该怎么做你很清楚,但就是免不了想在这些不高兴的时刻放纵自己。 Read more

云不动

云不动

前天中午的时候我从窗口看到那蓝得让人想自杀的天空(当时我在推特上说是想杀人,后来想想是强烈的去死的冲动),脑海里立刻印照出来的想法是出去,到外面去,到这天空下去。不能扑到这天空中,就只能让它不再耀眼。

后来我真的出去了,在广场坐了一个小时,看前面马路上车来车往,观察路过的各种行人,偷偷扫旁边人脸上的表情。有一个小孩在我眼前跨越了至少三层护栏,动作轻盈连贯,那层层的障碍根本拦不住他。他将手撑在栏杆上,然后轻轻跃起,接着腰带动身体像陀螺一样飞了过去。我微微感到惊奇,随意翻护栏这种事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了,而这个孩子如此娴熟的动作让我猜测他之前有过的无数次练习。我甚至看着他的背影笑了出来,大概是觉得,翻墙者和他有相似的可爱。

晚点的时候我帮广场上教轮滑的老师将护膝送到附近的舞蹈培训中心。那里的老师看见便问我找谁,由于我之前实际上见过这个老师,便难以自制地略带羞涩小声回答,以至于人家问了三遍。恍惚间有种时光倒退的感觉。一旁跳舞的女孩子们目光灼灼(也许是年轻身体的光华),使我不能斜视,只得硬着脖子从楼梯转下去。

……

……

……

你妹的,我还是和这个社会有隔阂啊。

失眠与聊天

失眠与聊天

连续三晚睡不着了~第一天到四点,第二天到三点左右强制入睡,今天两点半关掉手机然后翻啊翻了一个小时有。

最后不行了点了眼药水,我一点眼药水就会不知不觉睡着。

前面两天纯粹因为白天睡太多,昨天,受刺激了吧。

我之前承诺的那篇东西得暑假出了,最近有点想法。(好吧我猜你已经忘了是什么)

这得感谢御姐和小珏珏(我也参与了)的倾情八卦,让我觉得我在这方面弱智地可以去死了。

标记一下,6月20号晚上,我们仨绕着户部山走了一圈。

向下的路让我觉得周围的空气仿佛在一颠一颠地波动。

我们边聊天边慢慢地往前走,丧失了方向感的我顿时以为坠入奇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