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爱都烦

爱不爱都烦

晚上洗澡的时候一拳打在玻璃门上,真的快要被逼疯了。

回过头来冷静了几个小时,勉强能劝慰自己慢慢思考。

如果当初,就知道有那么多阻碍,有那么多难以忍受的事实,就不要开始多好。

闭上眼睛睁开眼睛都是未来的路要怎么走,恐惧和忧虑随时印刻在脑海中。

我们本可以只记得那些开心的过往,可以随心所欲地设计生活,只要偶尔解决我们自己之间的那些小问题就好,可是因为父母,却变得那么累。

而我本来就累到,一辈子,都不想再去爱别的人。

天蝎座就是那么傻,在一段恋情里只会越陷越深,想要拔足退出根本不可能。

自伤自残这种事,我做了一次,再做一次,只怕会要了卿卿性命。

其实要是放手不管反倒轻松了,什么也不去想,反正又没有人跟我求婚。

做好工作,拼死累活养了自己,就不结婚,他们也没法拿你怎么着。

这几天情绪起伏跌落,没有一天在正常的轨道运行。

理顺了今天,明天又郁结起来,疏通了明天,后天又烦躁欲狂。

实在,爱不爱都烦。

 

蛋疼新境界

蛋疼新境界

当你心里清楚,有些事情必须靠时间来解决的时候,你会将情绪保留一半,一次次地提高自己的耐受力,以防出现一时承受不住而崩溃的情形。

我这么写并不是想自己表现得像个失恋者。

这种和自己恋爱的游戏,从始至终都是一个人的内心戏。

很长时间不知道自己处于怎样的一种状态里,就像那时候一样。

和御姐说过在人前的时候我都很正常,仿佛别人关注的脸是切断悲伤的控制开关。

无法阻拦的回忆,念念不忘的语句,被扼住喉咙,痛苦插入胸腔。

闹哪样啊,少年。

但我不鄙视自己这么想,我知道原因。

时间不够,还有我怎么想都是我自己的事。

我有抒发的需要,我会觉得我完成了什么,拿掉了什么。即使不是真的。

Read more

玩真的

玩真的

 

今天只上了一节老班的课,其余全逃掉了。

财政学又被点名,CNM ,每次去都白去,一逃就被点。

初级考试已经结束,就都忘了它吧,反正不会过,妥妥儿的。

thx to 兔纸君准备的安慰,可惜老夫没把它当回事儿,而且也和献出处女挂无关,这只是职称考试,这次不过,下次还可以再考的。

要是两次不过,你倒是可以好好鞭笞我了,我肯定傻逼了,不长记性。

今天终于开始放血了,一如往常的闷涩感,还把床单弄脏了。

晚饭没怎么吃,一个蛋糕,两个苹果,也不饿。

提臀运动做了几天也没再继续,上床太迟,且久之发现并无什么动力支撑下去。

指甲不知不觉间又长长了,自己不曾如何变化,时间还是过去了。

等那个大家都要面对的最艰苦的惆怅期来临的时候,我这种心态,只会变得更坏。

你知道么,这种结果其实就是不够理智。

就像我说的伤得起小姐,其实就是苦逼。

Read more

不幻想不可能

不幻想不可能

 

 

昨天下午的课有些不平静。大三的学生,早不该有无谓的热血了。我是无法评论的,这之间的鸿沟隔得太远,这样的评说又有什么意义。所以我终于成了静默的旁观者,暗暗告诉自己,绝不要做这样可悲的人。

 

睡过一个上午,洗个澡还想再睡。距声称要看书复习已一个星期,完全什么都没有做。懒惰,不着边的心情,不是每个小时都想学习。硬着头皮,有意思吗。想做的时候再做吧。忧虑毫无意义,让它开心不就好了。至于那些日后会明白其价值的东西,其实也就那么回事。

对现在的我来讲,激情和知识已经是两种对立,无法再耐得住寂寞了。

 

买了回家的车票。分叉的头发被剪掉了,整整齐齐的反而不像我。

徒弟让我用love is造句时,蜷在被窝里冷冷地吐出一句:爱情是个圈套。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