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粒大小丸,可以一会儿变得很强大,一会儿又缩得无穷小。

我有一粒大小丸,可以一会儿变得很强大,一会儿又缩得无穷小。

上周末去了一趟南京,随意的游玩,我大概就是想坐一个小时的车出去散散心。

去之前就已经咳嗽,声音变得很恐怖,这么执着的想到另一个地方我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回来几天除了偶尔去上课就是在睡觉,早上睁眼第一件事是吃药,饭都没这么准时。

那个白加黑的白片,吃了反而更困,忍不住在课上就要趴到桌上去。

没错,我现在大四了。坐在最显眼的位置上也可以毫不避讳地睡觉了。

说忙也不忙,说不忙又有论文和开题报告等着准备,另外还有简历和找实习,想到工作我开始微微有些头大。

退一步我可以直接等着家里找好,收拾东西就去上班。

但这样我都不好意思出门了,在这事儿上顺从了,叔叔以后还怎么混。

不为啥,就为面子。听家里安排就是没面子,考公务员就是没面子,做讨厌的财务工作就是没面子。

我不敢说我去做了感兴趣的工作就会很开心很快乐,是工作一定都有压力。

就算要稳定下来做宅女,也还是让我去这世界滚过一圈再说吧。

或许,我能在这过程中明白我的终点在哪里。 Read more

人间里的又一天

人间里的又一天

标题盗自@faydao今早的一推: 一群满头花白的老太太、老爷爷们在超市里围着鸡肉、排骨摊位;街上是匆匆忙忙的年青人、呼啸的车辆;2010年的12月31日,人间里的又一天。

写BLOG的时候放highway to hell这张,戴上耳机可能不知觉中抖了,引来床另一头舍友的抗议。

我还不是为了抵抗各种思密达么,三面夹击,惹得我差点撞墙,没疯了就好。

所以我就叫了,我像sheldon一样COS了回狂奔的闪电侠。

动口舌也是白费的情况下,直接叫解决问题的速率比较高。而且对方不知道你叫什么,首先就被你吓到了。

看看,我这根本没有变得宽容和开明,反而更加爱腹诽。(我该把bio里的热爱自由改成热爱腹诽的)

和去年总结里写的期望,相差十万八千里。

今年我二十岁,大三,学习基本靠混,日子基本靠睡,娱乐基本靠追,社交基本靠推,知识基本靠偷,技术基本靠搜,观点基本靠转,经历基本靠吹,爱情基本靠想,未来基本靠,靠尼马勒隔壁。 Read more

炽盛的烦恼

炽盛的烦恼

坑爹的女人心啊!決定27号去济南看麦斯米兰了。

原因有人数太恐怖,运筹学考试日期未定,市营课题报告未准备等等,当然还有,我怕麻烦。

上海么,反正又不是不在地球上。

从秋入冬的日子只想窝在方圆之地。

一般上课的时候我很少细致地去看课本,但我真的对经济一点兴趣都没有吗?会计倒真的没什么兴趣,但经济学并非如此。(对否定的感觉非常明确,对肯定的判断则持疑,这也是自我迷惑的表现吧)如果我不是因为专业而被要求读这些资料,了解这些常识,我可能会非常开心且相当认真地去看。但因其作为教材摆到面前,恰恰激起逆反心,连重点都不愿动手标划。(记得那次吃饭@panluan问我为什么要上twitter?想都没想就直接答:因为上不了啊!)这类专业的顶尖人才应该是谈什么都带着一股经济气息吧,XX背后的危机怎样怎样,XX近期走势如何如何。这样的谈话必然不能适应,所以干脆算我对经济也没兴趣吧。

有些害怕那些看起来已经活成人精的大人,怕被他们的眼神看穿(无论正确还是错误的)。你看那蹙起的眉和止不住弯起的嘴角,不是在说:“年轻人,你的想法我都明白,我早在许多年前就经历过啦!”

我害怕这种表情,甚至想扯开嗓子向对方大喊:

“啊,拜托!快停下来!不要剥夺我的乐趣!”

让我觉得作为人类值得活下去的这份乐趣。(体验一切未知,阶段性的成长,虽然这些在后面的问题攻势下显得十分微弱) Read more

我不卖商业 我卖理想

我不卖商业 我卖理想

晚上又去了沙左 ,这是第三次,带了御姐和她的几个同学,目的是完成她们的策划作业。

老板今天本没打算放电影,所以最后我们看了《苏州河》。我知道老板很喜欢这部电影,每次来他都要提。

我也很喜欢,从开头开始喜欢。还意外地发现本杰明一幅插画的来源,它突然蹦出来与电影画面形成了奇妙的重叠,就好像说,我终于看见你了。

然后我们开始谈策划,大部分是老板和御姐在谈,她还要记笔记。

经营初期的艰难总会有,我们可以想象。你看现在,老板就可以很开心的说,今年4月份开始我赢利了,我能做喜欢的事情,还赚钱了。这之前他亏了一年。

沙左坚持的一些东西,譬如拒绝商业化、保持纯粹、文艺的交流和精神,很不容易,伪文青禁不住翩翩联想。

御姐也要考研的,传媒方面。传媒,听起来很有趣吧。

这两天得出的唯一正确结论大概就是,你说无法去做一件事的所有理由都是借口。

你想做这件事就拼命去做啊,有困难就解决它啊,不要讲条件讲可能算前景,敢承认你是利欲熏心么。

至于到底想做什么,我还是没有想好,但我不能再处处表现困惑,最近不该说的已经说太多了。

就算看起来的亢奋,倦怠,永远在认真折腾只是特意的表现,也比贴着苦逼悲催的标签要好。 Read more

大三

大三

写下这个标题,没有被迫离去的不情愿,没有又升一级的感慨。

去上学对我来说已经是一种不可避免的现实,疏懒了一个暑假的骨头,也该活动活动了。

一个半月,过得比上一次又要快许多,很多意料不到的事发生。

头疼不想叙述怎么过的,反正都差不多。

刚刚和娘亲吃饭的时候气氛其实已经变了,我装淡定躲过。对于这类眼神动作的前兆,我太了解了。

老爹再三打电话回来告诫我要一门心思搞好专业,只能嗯嗯的答应着,除此之外我什么都说不出来。

这次回来很少和他们讲话,所以老爹觉得我意志消沉,斗志全无。

事实是,我默默地想过很长时间仍不得解,就只能这么耗着。

后来我发现我是无意识地在等他们来管我(当下开始鄙视自己),给我压力或是小小的指点。

哎哟,笑死我了,你什么时候开始照着他们的安排做事了。你只是想太多厌烦了。

还有他们,以前在学习上从不给你选择,如今倒开始放任了。

然而无论怎样,娘亲都会在我离开的前一天做点好菜,即使前一天连饭都没得吃。

老爹也会在刚刚还打个电话要我明早不要睡过头,问我现在在干什么。

青山说,大人都这样。所以才可爱啊。反而是我自己,倒像个老头子般在这念叨。

时刻处在羡慕简单生活却被迫细致思考的焦虑中,被所到之处的各种牛人震撼着,为自己的浅薄无知焦躁懒惰而羞愧。

可恨的是,想开了放手自如了却在以后还不断重犯这些纠结病。

我真的是个纠结到不可救药的人吧。

但是有一天,我会好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