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坏宝贝

你好,坏宝贝

感谢关心,感谢你还记得这里。

三个月了,我终于肯拿起电脑坐在这里来写写这段经历。

4月17日早晨,见红住院,等了一个上午等到一个单人间。

下午爸爸妈妈也赶到了医院,见我活蹦乱跳,一切正常,都以为要等上几天我才能生。

我妈甚至说要么直接打催产素,吓得我心惊肉跳,请问这是亲妈吗?

也许是被外婆吓得,当天晚上该宝宝就迫不及待地发动了。

经验帖里都写宫缩会从十几分钟一次逐渐增加,5分钟一次的时候就可以去医院了。

可我居然从一开始就是5分钟左右一次,有的时候2-3分钟,疼的时候抓着床沿和老公的手,停歇下来再用宫缩+软件记录。

当基本上都是1-2分钟一次,并且疼痛很明显的时候,叫来了护士,护士检查后说再等等,02:30的时候送我进产房。

这时候开始通知父母,当他们赶到的时候我已经几十秒就疼一次,坐在轮椅上被送进了产房。

终于要开始生了。 Read more

一个无聊的上午

一个无聊的上午

我几乎以为我会直到生完孩子都不更新了。

今天外面阳光很好,而我百无聊赖。

早些时候感到无聊还能直接买一张高铁票说走就走地飘去苏州逛吃,前几个星期还无聊到跑去六朝博物馆消磨了一下午,虽然博物馆密闭的环境让我感到胸闷气短。

哦对了,还有心思跑去绿博园散步看一大波熊孩子玩沙,去武定门找城墙里的金陵书院发现就像一个小咖啡馆。就连各大商场、超市,都被我当成天气不好时的散步公园,转了个遍。

这些都是在还上班的时候利用周末做的,但从3月初开始,我请了假,回家休息,因为肚子已经大到做什么都不舒服了。

现在坐在电脑前,这个小东西也会时不时地戳戳你抗议他受压迫了。

日子渐渐临近,胡思乱想开始蓬勃爆发,有时候看着肚子就会觉得:wow,好神奇,我竟然要create a new life了。一个真真切切的真实生命,一个另外的完整的人类,从你这里诞生。 Read more

一个很长的故事,一个新的开始

一个很长的故事,一个新的开始

首先你要知道,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我不可能一次把它说完。

某一天,我终于一时兴起买回了crazyjolie.com的域名,然后从一堆陈年的文件夹里翻找出数据库文件,拜托昔日的网友帮忙,[不存在的河流]就这样回来了。

可是我忙着上班,忙着10点钟前去休息,忙着利用仅有的周末找乐子,就一直,没有更新,直至今日。

从两年多前起,我就觉得我再也写不出什么东西了。

我变得干枯、无趣,只会杜撰应付差事的八股文。

在我心底里,始终觉得华词骈句耐不得细看,还不如花些拙功夫去揣摩清楚一切为何。

于是,我就这么变得简单,从简单,而又渐渐干枯了。 Read more

分界之前

分界之前

6月,人人网上新一波晒毕业照的浪潮已经过去,我离毕业也逐渐接近一个年头。

去年这个时候,刚刚兴奋地踏上毕业旅行的路程。

对比当时唯一的变化,就是现在的脸上长了巨多痘。

痘痘,该死的持久战,真正青春年少的时候也没有这样恐怖过。

完美和自闭的心态一齐找到理由发作,但仍然不免时常暴露于众。

昨天晚上刚和阿vane的朋友们见过面,一群太high的妹子们,我好像比人人都少活了好几年。

看着大家回忆刚刚毕业时候的各种经历和痛苦而荒诞的日子,我就觉得我实在是被保护得太好。

虽然这段时间,也是纠结着走过来,表面上看起来过得很好的样子,自己给自己的评价只有无力和失败。

青春很快就会过去,在老去之前我准备给自己储备些什么?

席间只有我和另一个妹子是与其他人初次见面,所以在一群嘈嘈杂杂的人群中,我们总是倾听者,偶尔插上一两句搞笑。

就这样在观察妹子们的时候,我发现了,这种外向自来熟的妹子(自称女汉子:) )真的是让人感觉很亲切爽朗,但我永远也逼不了自己成为那个样子。

形容一下我的话,应该是总带着那么点腼腆,老舅说我是放不开。

如果要阐述下我对女神的定义,除了长相10分以外,那就是永远保持一份优雅。

这是一种宽泛的自由的定义,你可以行为粗鲁,但是言辞却让人觉得调皮可爱。

你可以在做很出格的事情,但是仍然让人觉得优雅迷人。

这样的女生应该是“静中有动”,而不是“动中有静”,持久的闹腾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耐受。

回到现实,受兴趣驱动是一种多么有力的生活方式。

不多说,有才能的人可以掌控别人的世界,而平庸的人只能搭建自己完美的蜗居。

 

everything inside me is ill

everything inside me is ill

对比上一篇日志心境还真是没什么变化。高兴的时候都玩到忘记,玩到自己坏掉才想到这里。

每天的工作忙碌又焦心,我总觉得自己在往一条注定要被半路截断的方向上走,所以扭扭捏捏地不愿努力疾驰。而我想到达的那个地方,要怎样才能跳过去呢。

我本来就是个爱胡乱忧虑的折翼狂,一点点打击就变得消极对什么都失望彻底。说着要改变自己的话,可是一眼看过去真不知道要付出多少努力才可以。有时想问为什么偏要把自己搞得如此疲惫,别拿父母的要求做借口,其实,那是你自己的不甘心。

成山成海陌生的知识点,复杂难记的公式和数字,真的会看到人想哭。

本来今天早上就想起来学习,因为上周连续工作每晚都拿累来逃避浪费了很多时间,可是还是睡到了中午快12点。

姨妈什么的,总是悄无声息地来临,弄得你的肚子好像有人在施工,说不出的难受,无力困乏。

啊,就这样失血过多死掉吧,好过现在这种每个细胞都为自己羞愧。

如果每一个微小情绪都有人来耐心抚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