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已开启养娃任务

您已开启养娃任务

我这里快要成月更了。不行不行,太懈怠,做不到日更、周更,至少半月更吧。

现在的孩子都开始拿微信个人公众号当BLOG了。

为了做好一篇文,至少会用心去写用心配图,不像我为了省事随手就来。

不过,我也不是为了写给谁看就是了。

聊聊最近,产假结束,又请了两个月的哺乳假,上班的日子又推迟了许多。

暂时真不敢去想两个月后上班会是什么样一种情况,面对新领导,啥都不会,从零开始。

每天的生活规律又疲惫,因为你的行动不是由自己决定,而是取决于你的娃想怎样。

偶有空闲,不是用来补觉,就是趁机看一两集电视剧。家里的电视已经几个月没怎么开了。

外出活动基本是带娃游泳、逛小区、逛商场,天凉快点再去逛公园。

虽然此前我一直觉得自己缺乏母爱,但该做的我却一点都没少,毕竟认真强迫症。

还有怀孕的时候想着给娃买东西一定要理性消费,不要买太贵太多,够用就行。结果到了现实里,看什么都想选最好的。

哎呦,我现在居然也能淡定地坐在这里扯这些有的没的了。

一个多月前我还是一个对生孩子充满了怨念的女纸~ Read more

你好,坏宝贝

你好,坏宝贝

感谢关心,感谢你还记得这里。

三个月了,我终于肯拿起电脑坐在这里来写写这段经历。

4月17日早晨,见红住院,等了一个上午等到一个单人间。

下午爸爸妈妈也赶到了医院,见我活蹦乱跳,一切正常,都以为要等上几天我才能生。

我妈甚至说要么直接打催产素,吓得我心惊肉跳,请问这是亲妈吗?

也许是被外婆吓得,当天晚上该宝宝就迫不及待地发动了。

经验帖里都写宫缩会从十几分钟一次逐渐增加,5分钟一次的时候就可以去医院了。

可我居然从一开始就是5分钟左右一次,有的时候2-3分钟,疼的时候抓着床沿和老公的手,停歇下来再用宫缩+软件记录。

当基本上都是1-2分钟一次,并且疼痛很明显的时候,叫来了护士,护士检查后说再等等,02:30的时候送我进产房。

这时候开始通知父母,当他们赶到的时候我已经几十秒就疼一次,坐在轮椅上被送进了产房。

终于要开始生了。 Read more

养花日常

养花日常

最近买了好几盆花,想为家里添点色彩和生机,以迎接新生命的到来。

粉色的杜鹃,大红的四季海棠,橘红的丽格海棠,草绿泛粉的绣球,粉、紫、红、黄的迷你玫瑰,还有一盆大人们买的红掌。

我还买了好几个花盆,将它们移栽进去,另外还把家里原本长成长颈鹿脖子的天竺葵分成了三盆,把徒长成一片荒草的多肉重新去头、扦插,整理恢复了几分原貌。

看着色彩缤纷、管理有序的阳台,不胜欣喜。

但我到底,只是一个连最好养的花都能养死的,只会养绿萝的人啊。

10块钱一盆的四季海棠买回来就一直掉花,枝叶耷拉。

杜鹃原本开得极好但被移到花架上晒了一天后从此一蹶不振,花朵全都趴了下去,叶子逐渐泛黄。

绣球花每天早上都会蔫掉,浇些酸性的水后一两个小时内又都抬起头来,这么照顾着一周左右,天气突然炎热起来,娇气的绣球终于花叶焦黑,看不下去,被直接剃去花头。

迷你玫瑰算是好养的,和另一盆大的月季一起,花开繁盛,但耐不住南京无常的天气,也被晒蔫了几朵,吓得我赶紧端到阴凉里。

红掌一直放在室内,偶尔喷水降湿,目前还没有明显的异常。 Read more

一个无聊的上午

一个无聊的上午

我几乎以为我会直到生完孩子都不更新了。

今天外面阳光很好,而我百无聊赖。

早些时候感到无聊还能直接买一张高铁票说走就走地飘去苏州逛吃,前几个星期还无聊到跑去六朝博物馆消磨了一下午,虽然博物馆密闭的环境让我感到胸闷气短。

哦对了,还有心思跑去绿博园散步看一大波熊孩子玩沙,去武定门找城墙里的金陵书院发现就像一个小咖啡馆。就连各大商场、超市,都被我当成天气不好时的散步公园,转了个遍。

这些都是在还上班的时候利用周末做的,但从3月初开始,我请了假,回家休息,因为肚子已经大到做什么都不舒服了。

现在坐在电脑前,这个小东西也会时不时地戳戳你抗议他受压迫了。

日子渐渐临近,胡思乱想开始蓬勃爆发,有时候看着肚子就会觉得:wow,好神奇,我竟然要create a new life了。一个真真切切的真实生命,一个另外的完整的人类,从你这里诞生。 Read more

一个很长的故事,一个新的开始

一个很长的故事,一个新的开始

首先你要知道,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我不可能一次把它说完。

某一天,我终于一时兴起买回了crazyjolie.com的域名,然后从一堆陈年的文件夹里翻找出数据库文件,拜托昔日的网友帮忙,[不存在的河流]就这样回来了。

可是我忙着上班,忙着10点钟前去休息,忙着利用仅有的周末找乐子,就一直,没有更新,直至今日。

从两年多前起,我就觉得我再也写不出什么东西了。

我变得干枯、无趣,只会杜撰应付差事的八股文。

在我心底里,始终觉得华词骈句耐不得细看,还不如花些拙功夫去揣摩清楚一切为何。

于是,我就这么变得简单,从简单,而又渐渐干枯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