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佛祖在一号线

读书笔记:佛祖在一号线

知道《佛祖在一号线》这本书是因为@lao_xie 提过,mark了“想读”后一直扔在那里。

李海鹏这个名字我也只是偶尔见过一两次,从没动手去搜索过更多。

然后这次给自己放的长假出现了,我开始寻觅可供消遣的读本。家里剩下未读的书,实在太厚了。

好久没看到这种满篇人名书名的文章了,我才不信一个人可以记得那么多细节。

于是在我脑海里就出现了一位大叔边google边修改文章的情景,我也“无声息地笑了”。

要不是他已经三十七,否则见他读过这么多书,我倒要嫉妒上半天呢。

这位大叔,真是泼皮与通透兼具,观其微博,也甚是有趣。

我用手机看书的时候,也会像看纸书一样将觉得有意思或深以为然的地方添加书签,所以所谓读书笔记,就是这么产生的。

姑娘记性并不差,只是更新迭代的信息过多,不记下来就理不清了。

这让我想起前段日子在人人上看到某条状态下两个同学讨论《围城》,谈到苏文纨,我忆起这是怎样的一个女子,说到唐晓芙,我大概记得这是一个什么人物,至于李梅亭,我则是google之下方才明白起来了。

六年前读过的书,已经模糊成这样。其实不必六年,半年前的也许都已模糊。

所以我怎能不多做些记录呢,笑过的,心痛的,都应拿来分享,这样,会多有一个读者与你共生悲喜。 Read more

直到我们所有的海的信仰都死去

直到我们所有的海的信仰都死去

第三年,最后一次专业课正式考试结束,找不到留下的理由于是在炎热空气的蒸笼里回了家。

考试集中在30号-3号,每天一门,排得很紧。考前却有约6天的空闲时间,不可能都坐下来看书。

网在21号左右就到期了,我也不记得具体时间,只知道很久没·网上,手机流量也被用爆。

如此支撑着的我用尽各种方法捱过6月,捱过所有课程,终于在此刻夺回正常的生活:有网络,有空想问题。

不要误会我有网瘾,我早已从这种不上网浑身难受的病中康复多年。

不能知道自己上不了网,这就是问题所在。

有问题就要以最快速度解决,是性格太急吗?我宁愿以责任感太强来解释。就像没有几个人访问的网站也要做好各种优化和设置不允许BUG的存在。大多数GEEK的通病吧。(我一直伪GEEK呢)

几天时间里看了很多存货,有两年多前下的电影,也有不久前的新番。列示如下:(我这语气像写多了询证函)

荒川アンダー ザ ブリッジA Beautiful MindLe grand bleuGone with the Wind陰陽師Interview with the Vampire: The Vampire Chronicles

Read more

我这样做不是想改变这个国家,而是不想让这个国家改变我(ZT)

我这样做不是想改变这个国家,而是不想让这个国家改变我(ZT)

转自http://smiliny.blogbus.com/logs/75033122.html posted by 后生莫风

部分引用言论不完全代表lz立场。

当一个国家的人对于“开车撞人是否需要压死以绝后患”还需讨论,并且还有一些人赞同压死时,你就知道——没有人在“妖魔化”我们,这个国家就是个妖怪国家。(via:@yallen9527)

这是一个体制的困境,如果作恶的代价太低,每个人都不在乎成为撒旦。且不论这根本就是个罪恶的体制,催生了许多臭味相投的恶人维护它并衍生罪恶。。(via:xilei)

这个国家最让我心悸的,不是国稼机器任意妄为地作恶,而是占据主流力量的普通人纷纷告诉你:这个国家就是这样的,改变不了的,习惯了就行。他们可能是你的同学,同事,朋友,亲人,爱人。只要个人利益不被伤害,他们就可以容忍其他人被伤害。(via:zhangxiaoqiu)

民意就像一个婊子,需要的时候拿来用,不需要了扔在一边。而媒体是掮客。不要信任我们的媒体,他们可以选择说出一些事实而不说另外的事实,所以我们无法得知真相。因为真相是事实的全部和全部的事实,我们的媒体做不到。(via@aizaobao) Read more

手机上的记事本

手机上的记事本

从一楼看见顶楼灯光
我不该喊你的名字
在这个梦里设置了不能面对的结局
我还在想夏天就要结束了 秋天很快来冬天也快到了 现在却
比如我不知道除了拿起手机还能做什么,我实在笑不出来,这些细碎的时间会杀死我…
你永远无法准确预测铃声之后的那条短信是谁发来的
假如我每次无聊的时候都来这里随便乱打,这个文档会变多长呢
好吧,有点像又在跟自己对话了
真的好无聊~手机没流量又快没电~世界是暗湿的~隐约听到有人在唱歌~头越来越低~不是已经上课了么~老师终于来~

上面这些是不是足以证明我不在状态。

下午和御姐一起看了inception,早起上课然后坐车到泉山拿准考证再折回,路过先锋书店卷了两本书,4点回到宿舍的时候我已经又累又困了。

但是潜意识故意让自己坐在电脑前面,想等等看是不是到11点回头还能对自己说”不是又好好地玩了那么长时间了么“。

和自己进行一场没意义又无聊的体力对抗游戏居然是我的爱好。

我今天不打算学习,电影也看过了,所以没原因的就开始把BUS上的日志搬过来,蛋疼文太多无耻隐藏了一些,修改标签分类什么的假装自己很忙没时间说话。

基本上从昨天开始我就在想是不是该打个电话回家,刚好D从QQ上发来消息说:”暴雨给家里打个电话吧”。

我答应说“好”,可其实我不知道怎么打也不抱希望自己会打。

基本上,我今晚会想想怎么解决上次按电话带来的后果。

上个星期编导的学妹去听我的课,我到最后一排和她坐在一起,然后她指着书问我,会计利润和经济利润有什么区别,我想了1/3秒说,我不知道。

证券投资课模拟炒股买的股票下课后就再也没看过,运筹学的美女老师喜欢让人上黑板做题,专业英语和神曲有同效,货币银行学就是金融学,擦,刚才看了下课表才想起来还有市场营销这货。

鸡畜,冤黎,尸岗,该沦。

它不就是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中国近代史纲要,还有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这类鸟东西。这学期是最后一个了。

开学之后看片记录:

哎呀我不是个文学少女来着,总是看电影怎么行。书也看着呢,就是闲下来觉得眼睛不行,所以看得少了。(借口借口)

有时候我做一件事拖的准备期是不是太长了?我其实还有挺多话要说的,但他们都还在M78没运过来或者刚启程呢。